5年前,在香港提及创科企业,或许没什么人会“感冒”。如今香港社会对待创新经济的氛围正在改变。

    韩国人JuWANLee曾在金融行业工作30余年,4年前他回到曾经工作过的香港,创办了一家名为NexChange的科技创新公司,他期望能利用区块链技术,颠覆金融服务行业的发展。

    另一方面,过去主要投资房地产等传统经济领域的香港投资者,现在投资到新经济的数量和金额明显增多。

    火币网,火币Pro如何注册账号、实名认证和币币交易

    这些趋势变化的背后是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断遭遇挑战:近些年,传统金融业的竞争不断加大,内地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,以及邻国金融政策的不断完善——对这些新变局,香港政府已然已经意识到。

    如若能借助区块链等创新技术的崛起,将香港打造成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,将为香港开辟一条新的发展路径。

    “内忧外患”挑战港交所金融中心地位

    在2017年过去之前,香港通过了二十多年来资本市场最重大的改革——放行同股不同权架构的公司在香港上市。

    在这之前,香港围绕这个问题,挣扎了4年。期间,内地金融市场逐渐开放,亚洲邻国金融创新政策不断出新,这些变局不断向香港抛出一个问题,如何保持其金融中心的竞争力?

    客观的统计数据也显示香港是时候主动求变了。据德勤预计,2017年香港的IPO集资额约1282亿港元,较2016年大跌34%,港交所痛失全球集资王三连冠。

    与此同时,纽交所无论是公司上市数量,抑或集资额方面,领先全球,稳居2017年的全球集资王。另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统计显示,上海交易所2017年的集资额超约香港,位居全球第二。

    在此背景之下,香港市场终于开窍,由强烈反对同股不同权,到市场一边倒支持IPO改革,算是在竞争颓势中力挽狂澜。

    就在香港主动求变之时,其他市场也同样在追赶时代的发展机遇。

    今年3月早些时候,内地金融监管部门多位权威人士公开表示,将推出CDR机制,以吸引独角兽企业,回归A股上市。

    消息出来之后,诸如腾讯、小米以及百度等互联网巨头,纷纷表态支持这一改革,待细则出来之后,将认真考虑。

    在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,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宣布了10余条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举措,涵盖银行、保险及证券等多个行业。

    交银国际首席策略分析师洪灏认为,以前外资金融机构进入内地市场都是以香港为跳板,现在如果可以直接在内地设点,可能会削弱香港的竞争地位。

    与此同时,亚洲范围之内一直被视为是香港有力竞争者的新加坡,就在香港放行同股不同权架构之后,明确表态将考虑调整相关IPO政策,以吸引新经济公司赴新加坡上市。

    无论内地,抑或新加坡释放的改革信号,无疑都给香港带来了新的挑战。可以肯定的是,即便香港主动求变,但未来摆在香港面前的竞争环境将变得更加激烈。

    不过,传统金融市场的竞争之外,近两年区块链的等创新科技的崛起,为香港保住“金融中心”开辟了一条新路径——打造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。

    香港的那些区块链信仰者

    韩国人JuwanLee就是香港打造金融科技中心的一个个体代表。

    大概有30多年的时间,韩国人JuwanLee,辗转香港、纽约、硅谷多地工作,但从未离开过金融业。上世纪90年代,他在硅谷的一家名为MONTgomeryAssetMANAgement的风投基金工作时,投资了那会还是初创企业的网景和雅虎。后来,他管理的罗斯查尔德科技基金,在1998年成了全亚洲表现最好的基金。

    2014年,JuwanLee回到曾经工作过的香港,创办了一家名为NexChange的公司。他说,创办NexChange的初衷是希望透过这个平台促进金融生态的发展,而如今则希望能够依赖区块链技术,颠覆当今的金融服务业。

    NexChange之外,还有各类ICO这在数字货币崛起大潮中,涌入香港。

    香港市场上,JuwanLee金融与区块链跨界的创业者之外,也不乏罗志文和吴紫威这种技术流派的创业者。

    现在回忆起来,罗志文第一次接触到比特币是在八、九年前。那时他从香港理工大学电脑科学专业毕业没多久,与朋友一同创办了一家游戏公司。

    “最开始挖的比特币现在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,那时比特币刚刚出来,挖矿还是用CPU,非常不易使用,电脑用一会就会发热。”罗志文说。

    此后几年,罗志文继续经营着他与朋友创立的游戏公司。直到2017年,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开始被普罗大众所关注,罗志文与朋友吴紫威一拍即合,决定加入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创业大潮。

    2017年7月,罗志文和吴紫威正式创办Coulla公司,这家公司主要面向香港客户提供“云挖矿”服务,即将Coulla所拥有的矿机运算能力出租给客户。虽然“云挖矿”概念公司早已在香港之外层出不穷,但对于香港来说,Coulla是第一家香港本土的此类公司。

    Coulla创办半年多来,与数字货币“打鸡血”的走势一样,罗志文和吴紫威的创业生活也打了鸡血——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,醒着的时间中有10个小时是在研究区块链行业的技术发展、数字货币背后的技术难点、挖矿的难度如何突破等问题。

    吴紫威说,目前拥有约300台矿机的Coulla已经有500多名客户,全部来自香港。

    对Coulla两位创始人来说,背后支撑他们的是对区块链的信仰。“区块链技术目前还处于初步应用阶段,未来5至10年,区块链将在数字领域颠覆目前的技术。”罗志文说。

    Coulla、NexChange之外,还有各类ICO这在数字货币崛起大潮中,涌入香港。

    有数据统计显示,2017年全年,在香港发行的ICO为20个,集资金额为2600万美元,进入2018年,香港的ICO发行开始加速,预计2018年上半年将有20个ICO在香港发行。

    另辟蹊径的一种选择

    “香港是传统的金融中心,借助金融科技的发展,在未来香港可以成为数字经济、数字资产、区块链中心。”夏多希在和腾讯《棱镜》独家对话时这样描述着他心中未来的香港。

    夏多希(Charlesd'Haussy)是香港投资推广署金融科技主管,他的日常工作正是向其他国家、企业推荐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环境和政策,以吸引他们落户香港。

    夏多希透露,2017年9月,香港投资推广署设立了金融科技团队,专职推广香港金融科技产业,并吸引海外相关企业赴香港投资。

    而除香港推广署之外,香港金管局、香港证监会以及香港保险业监管局,均针对金融科技,推出监管沙盒,希望借此推动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,并将香港打造成金融科技的中心。

    夏多希在对话中透露,眼下香港金管局已召集6家银行,打造一个区块链平台,这个平台将大幅减轻银行的工作量,从而降低银行的成本,待这个区块链平台建成之后,香港的系统将与新加坡的系统连接。除此之外,香港金管局也曾透露,将发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货币。

    政府政策推动之外,香港金融科技产业也在自下而上地“野蛮生长”。诸如香港区块链协会、香港金融科技协会、香港比特币协会等非政府组织,也在过去1年之内,纷纷成立。这类机构的会员囊括香港大小银行、券商、金融机构,也不乏知名高校。

    香港数码港是这类创业企业的聚集之地之一。

    香港数码港主席林家礼向腾讯《棱镜》透露,目前在香港数码港有1000余家创业公司,集中发展四个数码科技领域,这包括金融科技、电子商贸、物联网/可穿戴科技以及大数据/人工智能,“金融科技目前占比大概在三分之一左右,未来这个比例将会上升至50%,甚至更多。”

    林家礼表示,香港数码港目前有100多家基金支持,与香港政府一起投资金融科技相关的初创企业,目前有来自40多个国家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落户数码港,他们都希望能够以香港为跳板,进入大湾区、一带一路市场。

    事实上,香港距离成为亚洲金融科技中心已近在咫尺。虽然目前尚未有官方的统计数据,据夏多希了解,全球前5大区块链相关公司都在已香港设立办公室,不少大型银行、券商以及基金都对探索区块链技术表现出兴趣。

    除此之外,香港还有不少诸如Coulla这样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创业公司。他们的存在将资本聚拢至香港,也为不少香港大学毕业生提供了就业机会,并倒逼香港的高校开设区块连相关课程。

    眼下Coulla的云挖矿业务已经初具规模,罗志文正在盘算着公司接下来的发展,例如如何让更多人了解区块链技术、以及让香港的用户能够更便利地购买电子货币。

    但他也有自己的担忧。在罗志文看来,区块链无法与电子货币切割,区块链技术需要数字货币相关人才,而技术人员也需要激励,虽然香港当下相较于内地,监管政策仍算宽松,但香港的传统竞争对手新加坡,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监管方面则更为清晰,如果这样下去在金融科技的这轮竞争中,未来10年,新加坡可能会超越香港。

    事实上,香港有关方面也了解到业界的担忧。

    香港数码港公众使命总监湛家扬早前在公开场合表示,对于发展金融科技,目前区块链技术是重点,而ICO目前是刚兴起的融资方法,不少初创企业都用这个模式融资,是否适合作为初创企业融资的方式还需要观察。

    有了政策制定者的支持、创业者的热情,势必将为香港打造金融科技中心带来支撑,给出答案。不过,究竟香港能否如愿成为新时代的区块链中心、金融科技中心,只能待时间去解答。

    本文来源:腾讯财经/耿荷


评论香港:区块链的大时代来了吗

精彩评论